咨询热线:
0701-3779800

在线咨询Online

您的位置是:胡亮律师网 > 办案心得 > 正文

从死刑判决到无罪释放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09-16  点击次数:306

  终审法院以“缺乏主观明知要件”予以改判

  湘潭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熊正江。

  昨天上午,从云南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传来消息:湘潭“玉石挑夫”死刑犯莫卫奇(又名莫玮琪)、谢开其被云南省高院法官宣告无罪释放。这起曾经惊动了湖南、惊动了全国人大代表、惊动了最高检和最高法的贩毒死刑案,终于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2008年4月23日,湘潭市下岗职工莫卫奇受熊正江委托,从云南瑞丽运送玉石前往昆明。当莫卫奇在芒市机场接受安检时,边防武警在其携带玉石的行李箱夹层中发现海洛因1027克。云南省德宏州中院以运输毒品罪,一审判处莫卫奇死刑。

  此案披露后引发广泛关注。而这起案件的改判,也将成为中国法制史上的一个样本。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李志宏

  从案发到昨日,莫卫奇在云南省潞西市看守所度过了450天,经历了4次判决,终获无罪。

  涉毒被判死刑

  莫卫奇夫妇没有工作,靠政府低保金和开个小麻将馆及打点零工勉强度日。

  有一天,在莫家附近租房的一个叫熊正江的人找上门来,说要请莫卫奇去云南运送玉石样品,如果十天之内能赶回,工资1000元,如果超过十天,则按每天100元计算。莫卫奇大喜,觉得“机遇难得”,一口就应了下来。

  去年4月16日晚上,莫卫奇和另外一名叫谢开其(湖南湘潭人)的“挑夫”随熊正江到达云南瑞丽。一位叫“华哥”的人接待了他们。熊正江要莫卫奇和谢开其等“华哥”发货,听他的安排。

  4月23日上午,“华哥”在宾馆将一个装着玉石样品的黑色行李包交给莫卫奇,并当场把玉石从包中拿出来让莫作了验收。莫卫奇拿着“华哥”订购的机票准备乘飞机从芒市前往昆明。但是,他在过机场安检时,行李包的夹层内被查出藏有海洛因1027克。

  9月17日,云南德宏州中院一审判处莫卫奇死刑。但莫卫奇坚称,自己并不知道行李包中夹藏有毒品,并于9月25日向云南省高院提起上诉。

  妻子卖房“营救”

  莫卫奇出事后,他们全家人的生活发生了改变。这段时间,全家人生活重心全部转移到“营救”两字上。莫卫奇的弟弟、妹妹们也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找律师、托关系、收集证据四处奔波。

  莫卫奇的妻子武小育坚信丈夫不会运毒,她将自家房屋卖了8万元,用于收集证据、请律师救丈夫。房子没有了,她便搬去和婆婆一起住。莫卫奇的弟弟莫卫良也全力投入到“营救”中来。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发现了“委托”莫卫奇运送玉石的熊正江的情况。去年9月26日,在湘潭警方的清扫行动中,熊正江落入法网,他交待,莫卫奇并不知道行李包里夹藏毒品。湘潭警方立刻与德宏警方联系,将熊正江押至云南。

  去年10月3日,湘潭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湘潭市法学会常务副会长朱培立在网上发帖,披露案件中的种种蹊跷之处。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阮鸿献、湖南立仁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梁、陈子根也在为此案呼吁、奔走,希望能抢救“蒙冤受屈的死刑犯”。

  此案引起了全国的广泛关注。今年2月初,云南省高院经二审,撤销了德宏州中院作出的一审死刑判决,发回重审。

  重审仍判死刑

  今年2月15日,莫卫奇的辩护律师郭梁、弟弟莫卫良,还有朱培立一行3人,赶赴云南德宏自治州参加重审。2月18日,莫卫其、谢开其、熊正江三人并案审理,当地政法机关工作人员及群众近百人参加了旁听。

  重审时,公诉人员仍然对莫、谢两人做有罪控诉,认为莫、谢两人在运送玉石时,应该“明知”行李箱中藏有毒品。熊正江也有翻供趋势,他说自己也不知情,只是替人家介绍了莫卫奇、谢开其去做事而已;他否定了原来所说的“莫卫奇、谢开其不知情”的供词。不过,法院没有采信熊正江在法庭的供述。莫卫奇、谢开其及其辩护律师一直做无罪辩护。

  然而重审结果,熊正江仍因运输毒品罪及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莫卫奇、谢开其因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

  莫卫奇、谢开其、熊正江三人不服判决,向云南省高院提起上诉。

  终获无罪释放

  7月14日,云南省高院电话通知莫卫奇家属,请家属派人前往德宏州中院。当时,莫卫奇的弟弟莫卫良正在广州,接到家人的电话后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往云南省德宏州。

  昨日上午,莫卫良与谢开其的家属一同来到了德宏州中院。来自云南省高院的法官向他们宣布,经审判委员会研究,熊正江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莫卫奇、谢开其判处无罪。上午11时许,莫卫奇和谢开其分别离开了潞西市看守所和德宏州看守所,重新获得了自由。

  云南省高院判决认为,莫卫奇、谢开其及其辩护人称他们不知运送玉石的行李箱和密码箱内藏有毒品,主观上并非“明知”。而原控方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莫卫奇、谢开其明知是毒品而参与运输毒品,因此以证据不足而改判莫卫奇、谢开其无罪。

  熊正江为谋取非法利益,明知运输毒品仍欺骗他人参与运输,其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且数额巨大,应依法惩处。鉴于熊正江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虽应当判处死刑,但不属立即执行,可以从轻处罚。最终判处熊正江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另据莫卫奇的辩护律师沈子安介绍,该起贩毒案主犯“华哥”(刘再华)已经在云南落网,目前案情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专家点评]

  “为完善审判制度提供了典型案例”

  得到莫卫奇、谢开其被判无罪的消息,湘潭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湘潭市法学会常务副会长朱培立立刻订购了机票。昨日下午7时许,朱培立登上了飞往昆明的飞机,他将在那里与莫卫奇等人会面,然后再一起返回湘潭。在飞往昆明前,朱培立给记者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称:“莫卫奇案件为改革和完善我国的审判制度提供了一个典型案例。”

  朱培立说,这个案子同时有两个死刑犯改判为无罪,尤其是莫卫奇是两次被判决死刑后再宣告无罪,他作为“抢救死刑犯”的呼吁者深深地体会到了我国法制建设的进步。这一案件的整个审判过程,为改革和完善我国的审判制度提供了一个典型案例。在此过程中,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也发挥重大的作用,由此可见舆论监督也是推动我国法制建设进步的重要力量。

  [当事者言]

  回家头件事是跪在母亲床前

  昨天晚上,本报记者连线莫卫奇进行了采访。在接到记者的电话时,莫卫奇有些语无伦次,话语中只有激动和感谢。

  潇湘晨报:祝贺你重获自由。现在感觉如何?

  莫卫奇:我是昨日上午10时多知道了自己被判无罪的消息,当时泪水就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狱警告诉我,潞西市看守所成立数十年来,我是第一个由死刑改判无罪而释放的。

  潇湘晨报: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莫卫奇:昨晚8点,我和弟弟他们就上车了,明天(18日)就可以到家了。

  潇湘晨报:家里的情况,你了解一些么?

  莫卫奇:我听弟弟讲,母亲因为我,头发在几天之内就全白了,现在正因病住院。自己身为长子,非但没有赚到钱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反而让母亲担惊受怕,我感到太对不起她了。

  潇湘晨报:回忆一下被抓后的情况吧。

  莫卫奇:在芒市机场,当边防武警告知我行李箱中搜出了毒品的时候,我一下就蒙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回被熊正江害死了”。我一辈子从未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碰到这样的事情,除了害怕,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当一审被判死刑的时候,我十分绝望,甚至想到过自杀。现在想起来,感觉就像一场噩梦。

  后来,弟弟(莫卫良)来到看守所看我,告诉我已经找了律师和法律专家,大家都在为我而奔走,这时我才看到希望。弟弟来看了我很多次,每次将案件的进展和大家的努力都告诉我。我也渐渐有信心了,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自己无罪就绝不会被冤枉有罪。

  潇湘晨报:回家后,你最想见的人是谁?

  莫卫奇:第一想见的是母亲,要跪在母亲的床前向她赔罪;第二想见的是律师、法学专家和帮助过我的所有人。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没有媒体监督,我的冤屈或许没有这么早得到洗刷。

  [关注焦点]

  为何从死刑改判无罪?

  有法学人士对记者介绍,这个案件的关键就在于认定莫卫奇对运送的是毒品究竟知不知情,这是法院判决的最重要依据。

  根据《刑法》第十六条规定,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了“主观要件”的认定: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是直接故意。如果行为人主观上不明知是毒品,而是被人利用而实施了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的行为,就不构成犯罪。

  昨天,云南省高院判决书认为,莫卫奇、谢开其及其辩护人称他们不知运送玉石的行李箱和密码箱内藏有毒品,主观上并非“明知”。根据运输毒品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中的主观明知要件,莫卫奇、谢开其缺乏主观明知要件,因而应判处无罪。云南省高院认为,原控方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莫卫奇、谢开其明知是毒品而参与运输毒品,因此以证据不足而改判莫卫奇、谢开其无罪。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